熱點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寂靜的春天》—DDT(農藥)退出之后,春天可好?

編輯:admin   瀏覽次數: 次    更新時間:2017-06-06 08:57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漲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節選朱自清——《春》)

農民朋友開始備耕了,忙碌著準備各種生產資料,經過一個冬天的雪藏,只等春耕順利進行。此時,提起寂靜的春天,是不合時宜的。因為春天代表了希望,對于農耕民族來說:“一年之計在于春”。

55年前,那時我們好像還在為溫飽奮斗,大洋彼岸因為一本書的問世,從政府到商界到民間,展開了激烈的論戰,后來又波及到了全世界。作者因此譽滿天下,謗滿天下。最終導致了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建立和世界地球日的設立。


它就是美國海洋生物學家蕾切爾.卡遜(Rachel Carson19071964)1962年發表的《寂靜的春天》,如果您是環保、生物、醫學、化工、農業等領域的人士,如果您追過劉慈欣的《三體》,就熟悉這部著作。




在此之前,世界各國沒有環保概念和環保部門,據說,“翻閱上世紀60年代以前的報紙或書刊,你將會發現幾乎找不到環境保護這個詞,環境保護在那時并不是一個存在于社會意識和科學討論中的概念”。


在寂靜的春天出版之后的1972年,在美國全面禁止DDT的生產和使用,美國廠家開始向國外轉移,但其后世界各國紛紛效法,我國在1983年禁止DDT作為農藥使用2004年,聯合國正式禁用DDT


目前,除非特殊用途(防瘧疾)和特殊地區(非洲和印度),全世界幾乎已經沒有DDT的生產廠了。在這本書問世30年之后的1992年,《寂靜的春天》被評為美國過去50年非常有影響力的書籍。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如果沒有這本書,環境運動也許會被延誤很長時間,或者現在還沒有開始。


DDT在風行世界60年,確認有害40年后,退出了世界農藥的歷史舞臺。而作為一種對害蟲性高,殺蟲譜廣泛,化學性質穩定且殘效期長,無刺激性及氣味極淡,廉價且容易大量生產的化合物,DDT曾經是有機化學農藥的代表之作,我們從前使用過和現在仍在使用的很多有機化學農藥,性和價格在DDT之上,而有效性卻在DDT之下。


當然,如《寂靜的春天》所描述,DDT給環境和人類造成的危害也是毫無爭議的,作為一種半衰期很長的有機氯類農藥,DDT殘留(與土壤結合的DDT降解50%需要58年,降解90%則需要2540)的降解問題只能留給時間了。


現在的問題是,在DDT從世界農業全面退出之后,春天姑娘是否已經恢復了昔日的風采?你是否能時常聽到看到春天里:“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DDT是退出了,但比DDT性更高,危害后果更嚴重的有機化學農藥仍然在世界各個角落播撒。在環保方面比我們走得更遠的大洋彼岸的美國,90年代,前美國副總統戈爾如是描述:


“盡管卡遜的論辭鏗鏘有力,盡管美國采取了禁止DDT的行動,環境危機卻不是變好,而是越來越糟。或許災難增長的速率減緩了,但這本身就是一種令人不安的牽掛。自《寂靜的春天》出版以來,僅農場用的農藥就加倍到每年11億噸,危險的化學藥品的生產增長了400%


我們自己禁止使用了一些農藥,但我們仍然生產,然后出口到其他國家。這不僅使我們陷入一種以出賣自己不愿意接受的公害并從中獲利的狀態,而且也反映出了在對科學無國界觀念的理解上的原則性錯誤——殺任何一個地方的食物鏈總會導致所有的食物鏈中。


殺蟲劑工業中的大部分強硬派人士都成功地推遲了《寂靜的春天》中所呼吁的保護性措施的施行。令人吃驚的是,這些年來,國會依然寵愛這些工業。規范殺蟲劑。殺菌劑和滅鼠劑的法規的標準比食品和醫藥的法律寬松得多,國會故意讓它們難以實施。在制定殺蟲劑的安全標準時,政府不僅考慮它們的性,還考慮它們所帶來的經濟效益。


這純粹是自掘陷阱。農業產量的增加(也可以通過其他辦法來提高),是以癌癥、神經病等的潛在增長為代價的。況且,把具有危險性的殺蟲劑從市場上徹底清除還需510年時間。新型殺蟲劑,即使性很強,如果效果比現有的稍好一點,也會得到允許。


1992年,我們國家共用了22億磅殺蟲劑,這等于人均8磅。我們已經知道許多殺蟲劑是有致癌性的,其他則可以殺昆蟲的神經和免疫系統,這對人也是可能的。雖然我們已不再有卡遜所描述的日用化學品的值得懷疑的好處——“我們可以用一種蠟刨光地板,它可以殺死上面的蟲子,現在有超過90萬個農場和6900個萬家庭在使用殺蟲劑。


1988年,環保署報告說32個州的地表水已經被74種不同的農業化學藥品污染了,其中包括除草劑阿特拉津(內分泌干擾化合物,歐洲已逐漸淘汰),而它被認為是人類的潛在的致癌物。密西西比河流域的農田每年要噴灑7000萬噸農藥,而150萬磅流入供2000萬人飲用的水中。阿特拉津并沒有在市政的水處理過程中提取出來。


春天來臨的時候,水中的阿特拉津量會經常超過飲用水的安全標準。1993年,整個密西西比河流25%的水都是這樣。由于其他原因,DDTPCBs在美國真正被禁用了。但作為化學物之近親的模仿雌性激素的殺蟲劑又大量出現了,而且還在增加。


來自蘇格蘭、密執安、德國和其他地區的研究報告表明它們可以導致生育能力的下降。引發睪丸癌和肺癌及生殖器官畸形等。僅在美國,在此種激素類殺蟲劑泛濫的20年來,睪丸癌的發生率已經增長了50%。這個數據就意味著,由于某種尚未弄清的原因,世界范圍內的精子數己下降了50%。”


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農藥消費國,世界第二大農藥生產國,農藥生產能力由1986年的23.1萬噸到2000年的93.35萬噸,增長了3.04倍;農藥總產量2003年達到86.3萬噸,是1986年(10.2萬噸)的8.46倍,目前已居世界第二位,占全球產量的25%;農藥出口額2003年達到7.3億美元,與1994年(1.52億美元)相比,增長380.26%,成為世界農藥出口大國。


根據農業部的統計資料,我國每年要使用農藥140多萬噸,其中主要是化學農藥,占世界總施用量的1/3,我國是世界農藥消費大國,平均每畝用藥約1公斤,比發達國家高出一倍以上。農藥施用后,在土壤中的殘留為50%60%,且不易降解,由此成為農產品不安全的源頭。


我國出口的大蒜、香梨等都曾因農藥殘留而被大量退貨,損失達數十億元。同時,由于大部分化學農藥是廣譜性的,噴灑到田間,不光殺死了害蟲,還殺滅了這些害蟲的天敵,當化學農藥失效后,害蟲會再次快速暴發。農藥使用過程中形成嚴重的面源污染,農藥使用后造成的農產品殘留超標等不良后果,都直接威脅我國的生態安全和食品安全。




以下數據來自國家環保總局《環境保護》發布:


我國自1983年開始停用以DDT為代表的有機氯農藥以來,出現了一大批取代有機氯農藥的有機磷與氨基甲酸酯類取代農藥。這類農藥大部分屬劇藥品,雖然在環境中降解快、殘留期短,但是,由于其性大,觸殺面廣,引起的中傷亡事故非常突出。


據統計,1995-1996兩年內黑龍江、江蘇、廣東等省農藥中傷亡人數達數萬人,死亡數數千人。據19921996年對26個省市的統計,發生247349例農藥中案件,致死患者24612人,死亡率為9.95%


農藥是一種主要的環境“三致性”物質。其致畸作用直接危害后代的正常發育,而致癌與致突變期可達數十年以上。而我國目前仍有相當一部分具有“三致”作用的農藥品種還在繼續生產使用。


有的化學農藥是環境激素,進入動物和人體后干擾內分泌,使生殖機能異常。目前已查明的“環境激素名錄”中,有機化合物占67種,其中農藥為44種,占65.7%


農藥中事件有增無減,因其種類繁多,對我國人民危害形式多樣。如在四川省邡縣農村,由于村民們飲用了被“葉枯靈”農藥污染的地下水和地面水,發生皮膚瘙癢,口眼部周圍、腋下等部位紅疹,粘膜、皮膚潰爛等癥狀。幾個月內在當地醫院就診的就達數千人次,住院的又1000多人。為此,該縣禾豐鎮專門設置了“農藥專科門診”。


相當一部分“取代農藥”使用后不僅使人類中傷亡,而且使生物遭受滅頂之災。化學農藥使自然界害蟲與天敵之間的平衡關系被打破。


施藥后,使過去并不造成危害的病蟲害大量發生,次要害蟲變成主要害蟲,如虱子、棉盲蝽、紅蜘蛛、介殼蟲、葉蟬、線蟲、灰霉病及各種土傳病害。害蟲再猖獗成為常態。使用對硫磷防治蚜蟲時,食蟲瓢蟲、草蛉、食蚜蠅等被大量殺死,這些有益昆蟲恢復生長的時間比蚜蟲長,因而導致施藥后蚜蟲的再次大發生。


上世紀80年代后期,我國南方農田使用甲胺磷、三唑磷防治稻飛虱,結果刺激稻飛虱產卵量增加50%以上,用藥7-10天即引起稻飛虱再度猖獗。昆蟲在面對巨大的壓力時,繁殖力會增強,只要極少數農藥高壓選擇之后的后代存活,就獲得抗藥性,迅速死灰復燃。


這一點在《寂靜的春天》里已經舉了很多國外的例子。同時,農藥使用后通過在食物鏈上的傳遞與富集,使處于高位的生命體遭受更大的害風險。


目前,我國許多糧食高產區已變成農藥使用高量區。據抽樣調查顯示,農藥使用量由1985年的4.65kg/hm2,上升到1991年的15.75 kg/hm2,增加了3倍,平均每年遞增41.8%


由于農藥的大量施用與濫用,施用區的水質受污染,生態平衡被破壞。青蛙、魚類大量減少。稻田黃鱔、泥鰍絕跡,蠶農飼養的蠶時遭死亡,還直接殃及山林鳥類。


大量昆蟲遭殺滅后,許多鳥類失去食物來源,導致種群衰亡。如呋喃丹是我國生產量較大的農藥品種之一,使用范圍已遍及全國各地。


目前,生產廠家與產量還在增加。呋喃丹對禽鳥類的經口急性致死量在1mg/kg以下,1粒呋喃丹顆粒制劑就足以使1只較小的鳴禽致死。鳥類攝食呋喃丹顆粒染的植物,捕食或攝食昆蟲、土壤無脊椎動物的染活體或尸體,以及飲用受污染的水,均可造成中致癱或死亡。簡直就是中國版的《寂靜的春天》。


同時,長期重復使用同一類農藥促使能迅速分解這些化合物的土壤微生物繁殖,藥效大大降低,害蟲增加抗藥性,作物增加對農藥的依賴性,迫使農藥的用量和次數相應增加。


由于農藥在生產、、運輸、銷售和使用中缺乏有效管理,各類污染事故經常發生。19957月至19968月,黑龍江、江蘇、廣東等1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共發生藥害2000多起,藥害面積200多萬畝,經濟損失近5億元,如果將其他地區的藥害統計在內,總的損失將近10億元。


1997年夏季,遼寧省昌圖縣水稻種植地區,引用條子河上游吉林省某化工廠生產除草劑阿特拉津的廢水灌溉稻田,由于水中的阿特拉津高于0.1mg/L,造成該縣4.2萬畝的稻田秧苗死亡、絕收,直接經濟損失達4200多萬元,給當地農民生活造成巨大困難。


同年夏季,河北衡水地區農民為防治棉田蟲害,從景縣一家農藥廠買了一種名為“林丹”的農藥,使用后棉花全部死亡。河北吳橋、博野兩地也由于使用這種農藥,300畝棉花絕產。


我國出口的農副產品中由于農殘超標,屢屢發生被拒收、扣留、退貨、索賠,撤消合同等事件。如茶葉中氰戊菊酯超標,蜂蜜中含有殺蟲醚,蘋果中含有甲胺磷,凍豬肉、凍兔、凍雞中農殘量超標。


1997年頒布的《農藥登記規定》,是我國第一部農藥管理法規。但是,這個文件的核心內容僅局限于農藥在生產、經營與使用方面的管理,而已登記的農藥品種投入使用后,對生態環境是否造成污染、對人體健康是否有危害,以及現有對生態環境造成污染與危害的農藥品種如何進行監督管理等問題沒有涉及。


國際“消除持續有機污染物公約”中確定的幾種有機氯農藥,在美國和西歐國家早已禁止生產和使用,而其中某些品種在我國的一些地區仍在施用:國際貿易中對某些有害化學品和農藥采用事先通知同意程序中列入的5種有機磷類農藥,由于其性高,在西方大部分國家已被禁用與出口,而這些品種農藥目前在我國還被廣泛使用,并在病蟲害防治中占主導地位,這給我國履行國際公約帶來困難。同時,一些國外已被禁用,并被確認為具有“三致”作用的除草劑品種,我國仍未禁用。



在這個春天里,農民會一如既往的大量噴灑孟山都公司發明的明星農藥—除草劑草甘膦,中國是草甘膦生產和出口第一大國,草甘膦是世界上應用廣、產量大的農藥品種,其年銷售值一直居農藥之首。但其理學實驗報告卻從未公開。


直到2016年初,世界衛生組織(WHO)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機構,認定草甘膦為可能致癌物。引起了全球各界的廣泛關注。WHO認定,草甘膦會在食物中殘留,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引發肺癌和淋巴腺癌。更可怕的是,草甘膦的母液處理難度很高,生產過程中的污染是草甘膦企業的要害。而中國,恰恰是世界第一大草甘膦原藥生產和出口國。


倒退半個世紀,中國人接觸的農藥種類只有DDT、六六六幾種,因為當時生產力的必然限制因素,當時的農藥,在食物鏈中使用傳遞,其放大效應恐怕還不是今天的對手。


現在國家明文規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標使用的農藥就高達3650項,其中鮮食農產品2495項,對,你理解的沒錯,這2495項就是我們食物中可能會遇到的有物質。


目前我們到底使用了多少種農藥?這些農藥造成的污染現狀的真實面目?自然環境還能有多大的承載空間來調節這些污染的破壞作用?在《寂靜的春天》半個世紀之后,DDT全面退出之后,問題依然迷一樣存在。


如果朱自清先生穿越到未來描摹春天,是否還能留給世人一個詩情畫意的春天,或者說,你我是否還能有幸看到如此率真的一篇借景抒情的佳作。有一天,中學生會不會說,朱自清爺爺明明寫的是一篇科幻,為什么課本上說是散文呢?春天不是靜悄悄的嗎?


僅以此文,紀念偉大的科學家蕾切爾.卡遜女士,您拖著抱病之軀用生命寫作,只為您身后的春天里還能聽到鳥兒的鳴唱。


 并獻給在有機農業領域默默耕耘的朋友,你今天的努力就是明天美麗的春天。


上一篇:中國抗生素污染地圖
下一篇:北京五批次水產品被檢出孔雀石綠

首頁 / 關于普贊 / 產品中心 / 檢測方案 / 新聞中心 / 合作共贏 / 技術支持 / 聯系我們

友情連接 / Links

|國家衛計委|中國生物發酵產業協會|阿里巴巴|食品伙伴網|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國家食品安全委員會|慧聰食品工業網|巨潮網|中國飼料經濟專業委員會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4000-696-686
18601059918